言家陆公子

写词写文写字的,李夫人。
三年原耽狗,喜欢三国和战国。
目前沉迷蒋丞,徐西临、魏谦。
正史孝公商君、诸葛亮司马懿。
能转走的全部开放转载。
封面by自己。

【曦澄同人歌】《不换春风月》(评论再发一遍原文和歌曲各自的地址)

“情难却,幸不换,春风月。”

词/策:陆行辞@言家陆公子 
翻填选曲:小旭音乐《寻仙道》
演唱/后期:四十八
美工:佩剑章武
海报题字:翰清先生@瑶九 

原著:墨香铜臭《魔道祖师》
原文:曦澄同人《负芳约》
原文作者:@别鹊惊枝𓅪 
原文地址:http://biequejingzhi.lofter.com/post/1e2dcd44_113444ef
海报画师:时间酒@时间酒 
感谢二位老师的授权!

网易云链接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1301159482/?userid=432966637


很久以前自娱自乐的作品,拖了这么久终于发歌了!魔道也发生了太多变故,这首作品算是和这个坑的告别吧。谢谢曦澄和曦澄圈小可爱们陪我走过了冰冷的初三。我们,江湖再见。——陆行辞

【懿亮】《他年河山》。文/陆行辞。先糖后刀,半正史,可能ooc,情感yy产物,祝食用愉快。这儿皮儿季汉丞相诸葛亮。

张槐序视角的老板生日贺文。溜了溜了。

【轩离.纯糖】努力是因为想要和你在一起

【魔道祖师.轩离.糖】
《努力是因为想要和你在一起》


校园日常+一家三口番外。


文/陆行辞



(上篇指路《就是喜欢你怎么辣!》轩离





江厌离照理说应该是个文科生。


但是却进了理科实验班。


实验班啊!重点班里的重点班。


那时,同学们私下也小小地议论过。很多人说,江厌离是为了她那个从小暗恋的男孩子,选择了理科。


“那个金子轩啊。”小姑娘们都会加一个“那个”来表达自己的……嫉妒。


甚至有人p了动图并不太友善地调侃他们:


“有男朋友了不起啊?!”
“sorry,有男朋友真的了不起。”
“还是学理的学霸男朋友。”
“改天考个实验班给你们看看……嘻嘻嘻”


也有些过分不友善的声音夹杂在赞美和艳羡之中,蜂拥而来,入了江厌离的耳。


“她学成那样,和金子轩?她配么?”
“就她?她爸找下关系进了实验班,也是垫底儿。”


这些流言蜚语,金子轩也有所耳闻。不过金大少爷何时在意过这些?他只担心会不会影响自己女朋友。


可江厌离偏又是个沉默的女孩子,有什么事都自己扛。同学们这种话固然影响心情,但她却不想告诉金子轩。


怕他学习分心。


她不想欠他的人情,她怕还不起。



* * * * * * * * * *


眼看分班考试不远了,江厌离看着自己虽说还可以但也绝对不算拔尖的理科成绩叹一口气。


要不,就重点班吧。


那句“江厌离配得上金子轩吗”就那样被她听进去,盘桓在她的心里。


江厌离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。



那天下午,金子轩又正眯缝着眼,趴在课桌上小憩。午后阳光肆无忌惮地泼洒在少年的身上,映着他金灿灿的校服外衣。


画面美得让人移不开目光。


门口大着胆子的女孩子叽叽喳喳议论着,偶尔有人拿出手机悄悄拍一张。


江厌离站在门口,就那么静静地看着,脑海里喧嚣忽而落定,只剩下寥寥数字——是一句诗—— 千帆过尽,带走的是岁月,而少年眼眸如初清澈,如旧温柔。


门口其他人见是“正主”到了,都纷纷走开。


深呼吸,理了理衣领,江厌离迈步进班。却在拐过来时被绊了一下,一个趔趄,江厌离手中书掉出来,她慌忙地伸出手想要稳住自己,却被一只有力的手握住了手腕。


男孩子刚刚睡醒的慵懒嗓音传过来:“笨蛋,你就不能看看路?”


江厌离下意识地辩解:“诶,是你的书包带子绊到我的。你为什么不收好书包,而是让它横躺在过道里!”


金子轩:“……”


刚被女朋友吵醒又被女朋友怼。


为什么我这么惨??


“咳……你就是这么对你刚刚睡醒并且还出手相救的男朋友的?”


江厌离闻声,捡完的书本险些又掉地上,转身惊诧道:“子轩,你醒啦?!”


“嗯。” 醒了,本来没清醒,现在被你吓清醒了。金子轩腹诽。


“子轩,我想和你说个事儿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我……我答应过陪你选理科,我会做到。但是,你知道的,我……理科不好。我想,报理科重点班……实验班,我觉得我考不上。”


金子轩蓦然抬眼看她: “你是和他们一样,都觉得你配不上我么?”


他这语气让江厌离一哆嗦,下意识否定道: “我……我没有……”


怎么没有。你分明觉得你们两个不可能。否定完,江厌离就开始苦笑。原来自己一直都认为,自己和金子轩,不可能永远在一起。


自己这是自卑吧。自卑到连收到金子轩这个理科生真情实感酝酿许久的表白,都觉得荒谬。


“不要在意别人说什么。”听见她这么急切的否定,金子轩语气缓和下来,“那些都不重要。重要的,是你,想不想和我在一起。”


江厌离愣怔地看着他,点了点头。


“那不就完了。”金大少爷紧绷的神经松下来,狡黠地一笑,“这两天整理总结一下你不清楚的知识点。下周一开始,放学后每天一小时,我给你补课。”


江厌离吃惊地张大嘴巴,不敢说话。半天才问了一句语句丝毫不通顺的话: “那……这……怎么办啊?学校都关门了。”


金子轩胳膊肘撑在桌上,嫌硌,正用江厌离放在桌上的一沓语文卷子垫胳膊肘,闻言转头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自家女朋友,万分欠揍地来了一句:
“我的傻老婆,当然是去你家喽。”


看着江厌离从头到脚一秒石化,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的金子轩:“……” 都怪她作无辜状撩到自己,一瞬间脑子就卡机了……


“咳。”金子轩试图挽救这半死不活的尴尬气氛,于是加了一句,“你必须给我考实验班去!”


说完觉得自己真是个二x啊二x。


可是门外偷听的女生们可不这么认为。


她们觉得这是金.霸道总裁.子轩的个人魅力所在。


……


江厌离终于从石化状态里脱离,温温柔柔一笑: “嗯……没什么事的话,我回座位了。”


“还有。”金.霸道总裁.事儿还多.子轩: “这周末记得炖好莲藕排骨迎接你未来的金老师。”


江厌离:“……好,我知道了。”


金子轩撑着脑袋看着女孩子摇曳的身姿回到自己的座位,方从他老人家金贵的胳膊肘下面抽出那沓语文卷子,找到自己的,看一眼分数——61,不行,咋才刚刚及格呢。


红笔一挥,改成81了。


然后——


“喏,你的卷子忘这儿了。”


哼,他金子轩出卖色相,就从来没叫人失望过。


* * * * * * * * * *


周末金子轩如约去江厌离家喝了莲藕排骨汤。


本来班里这次语文考试80分以下的同学都被语文老师集中起来,叫家长谈话。但金同学就逃过一劫,趁机去约了自己女朋友。


用一碗香喷喷的排骨换来真相的江厌离: “……”


金子轩,脸呢??!



* * * * * * * * * *


不过金子轩还是说到做到的,周一果然跟着江厌离回家了。


虞紫鸢这些天出差了,就江枫眠一个人在家。见到金子轩的江枫眠满脸高兴: “子轩来了呀!不好意思,叔叔没准备饭菜,那个,阿离,你去做下饭啊!”


金子轩: ……您这样很明显就是不会做饭好吧。


“江叔叔好,我是来给厌离辅导理科的。”


“好啊。”江枫眠完全支持,“你们两个好好学习啊,叔叔可听说了,你学的可好了!”


“嗯。”金子轩满脸写着乖巧。


江厌离看着他们俩在客厅一本正经地谈论这话题,总觉得过分和睦是怎么回事……


谈话声停止了,江枫眠走进厨房,看着忙着盛饭的女儿,端走了盛好的一碟凉糕: “爸爸就不打扰你们俩学习了,今天学校还有点事情,爸爸回去一趟。”


“嗯。” 江厌离乖巧回答。


请你放下我的凉糕……金子轩倚在客厅门口,眼睁睁看着江枫眠端走了那个碟子。


江枫眠站门口几口吃完了凉糕,拎起公文包出门了。金子轩慢悠悠地晃过来,往冰箱上一靠:


“贤妻良母啊。”


江厌离被他夸的不好意思,羞恼道: “金子轩,你出去!”


金子轩嘻嘻哈哈地端了另一碟糕出去了。然后江厌离也端着菜出来了。两个人就这么一言不发安安静静地吃完了晚饭,其安静程度参考姑苏蓝氏的食堂……哦不,没有魏无羡的课堂。


吃完饭,金子轩自告奋勇要洗碗。


江厌离莫名其妙地看着他,不可思议地问了一句: “大少爷,您会洗碗吗?”


金子轩默然片刻,视死如归道: “会的!”


江厌离不好驳他面子,点了点头。


金子轩抬步就往厨房走,还不忘回头叮嘱: “你去先看看今天想问的题。我一会儿给你针对性地讲啊。”


……


江厌离总觉得不踏实。半个小时后金子轩还在厨房扑腾,江厌离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,合上书本走过去。金子轩金大少爷正和满是泡沫的水池子大眼瞪小眼。


江厌离: “……扑哧。”


金子轩摊了摊手。


江厌离: “走开。天呐——你放了多少洗洁精?”


女孩子熟练地开始处理这堆要溢出来的泡沫。金子轩全程抱臂围观,还振振有词: “我不是,我没有。是洗洁精自己流出来的。”


信誓旦旦,真诚得堪比聂怀桑。



* * * * * * * * * *


终于折腾完了,两个人回到书房学习。金子轩不到半个小时就划拉完了今天的理科作业,然后看向正和一道物理题作斗争的江厌离: “你先写着,不会的画个圈,过会儿我给你讲。”然后毫不违和地顺嘴道,“语文作业借抄。”


江厌离睁大眼睛: “自己写啊!”


金子轩: “懒。”


江厌离: “这么懒,你怎么不懒得抄呢!”


金子轩: “哎,有道理!”说着作势要收起语文作业。


江厌离又是一脸无可奈何地把语文作业掏出来给他: “语文你也要学呢。”


金子轩嬉皮笑脸地收下了: “谢谢老婆,我就知道还是老婆对我好。哎哎哎别打我,下不为例下不为例!”


江厌离: “……看看这道题怎么做?”


金子轩凑过来: “哦,这个呀……就是平抛运动的升级版嘛……”


他忽地握住江厌离执笔的手,就着草稿纸写起来。整齐的公式在纸上铺开,江厌离只觉得脸上有点发烫,不敢看他的脸,却还是对上了他的目光。


金子轩一双闪烁的瞳孔藏着狡黠的光,他凑过来——


亲了江厌离一下。


江厌离愣愣地没敢动。


直到金子轩的声音响起: “咳,别看我了。看题。”

……



* * * * * * * * * *


两个月过去了,高一期末的分班考试也终于尘埃落定。


江厌离以全年级第35的成绩考进了高二理科实验班。虽说在这个班里也是略有靠后的成绩,但这是她这两个月以来努力的结果——提升了大约五十名。


江厌离捏着通知,手心里都是汗。她蹑手蹑脚地来到金子轩的座位,不出所料,又被书包带绊了。


少年睁开含笑的双眼看着她: “恭喜。”


江厌离报以微笑: “子轩,谢谢你。”


“谢我做什么。努力的是你自己。倒是我该谢谢你。”


“谢谢……我吗?”


“谢谢你愿意陪我度过这三年,谢谢你这辈子选择和我在一起。”


“我……”江厌离低着头不知该如何回答,最终却是看着眼前人笑了起来。


风尘平靖,不弃余生。



——

陆行辞。



番外: 讲题


金凌跟一道奥数题扑腾了半个时辰。


做不出来。


“娘——!娘——!娘呢——?”金小少爷开始了日常呼救。


“别叫了,你娘去超市了。阿凌这儿什么题不会?爸爸给你讲好不好?” 金子轩试探地问金凌。


金凌还没听过他爹讲题。因为从前日理万机的金总都是过来扫一眼题,然后漠然开口: “太简单了,找你娘给你讲。”


……


金子轩满脸认真地捏着笔在草稿纸上划拉。虽然刚下班回到家,还没来得及换下西装革履,却也依稀看得到当年那个学霸少年的感觉。


“做完了。”金子轩把笔一扔,召唤儿子过来看解题。


看到他爹写的题目解析的时候金凌懵逼并且崩溃——我是谁我在哪我上几年级我有个这爹我心里好苦……


满纸的xyz。金子轩金总,您用高中方程解一道奥数题??然后给您小学三年级的儿子自己看???


金子轩悠悠然作神仙状: “看不懂是吧。看不懂等你娘回来,把这个写了解题思路的草稿纸给她,让她用小学方法给你讲。”


这时恰好门响,江厌离回来了。金凌屁颠屁颠扑过去,妈啊娘啊乱叫一通: “看题!”


江厌离摸摸他脑袋: “你爸解的?”


“嗯!”金凌认真地补充了一句,“爸爸是不是没上过小学啊?他这都是什么方法?看起来像猜的答案呢!”


正在喝水的金总险些一口水喷出来,心说你爸爸我上学的时间比你岁数还长。


却还是在里屋深沉道: “金凌,爸爸没上过小学,才需要妈妈陪着睡觉。而你,已经小学三年级了,是时候锻炼胆量了。你今晚睡客房。”


_end_





文末:

讲题这段灵感来源我的父母。我妈学理的,但教小学数学,而我爸则是一典型理科男。记得小升初的时候我爸给我讲题,全用的方程……啥都用方程。那时候哪儿学过二次方程啊!!我妈就负责把他的思路和答案降次成小学版……总之很有趣啦!
魔道最近可能瓜有点多,但轩离我会一直喜欢的!!糖的话,有空也会产哒w。
谢谢你们的喜欢~


陆行辞
2018.07.31


lof@言家陆公子
微博@李泽言夫人行辞


禁止无授权转载w,比心。

嗯……新歌,还是发一下吧。

回来看看。不舍于厌烦交织,思虑良久,觉得还是说出来好些。


-喜欢的许多太太都离开了。lof只是承载过去两年的美好,我的未来,可能真的与这里无关。


-喜欢一位太太,无关cp、tag,只是单纯从文字起了兴趣,从心灵无遮拦地面对开始,爱上一个人。我的所有关注列表都是如此。


-一直认为自己从bg到bl,没有任何所谓雷点,海纳百川。谁有,自行躲避,与我何干。


-欣赏别人的才华,接受别人的温暖,这是我来到lof的初心。


-一条网线,就像是一座桥,桥上灵魂熙熙攘攘,我被这时代的洪流冲刷,自桥上落下,茫然仰望,不知该去何方。


-看着自己曾经喜欢过的作品被黑,看着自己喜欢过的太太如我一般纠结后放手离开,看着众多社会的黑暗面一点点显现,魑魅于黑夜露出笑靥,我无力阻止,无力改变。


-那就走吧。给心放个假,回归到现实中去。


-算是第一次试图告别。愿你们安好。


-取关随意。伤心归伤心,聚散倒是见的惯了。


-这个世界上,李泽言,诸葛亮,席郗辰,你们,我喜欢的人。

【白起x你】风相守

【恋与制作人.白起x你】风相守

文/陆行辞

ooc请原谅。比个心)

推荐bgm《脑海浮游的你》



“他携狂风降临,只为在这混沌,辟一方温柔与你。”



-01-

“报告!bw.A-Z04追踪到目标!正在对其进行包围式诱导!”

“报告!目标迫近编码D-6!”

慌不择路,狂奔,再狂奔。

……

“啪”。意识像脱缰失控冲向悬崖的马,跃入无边黑暗。

一切都结束了罢。



-02-
漫无边际的静默包围了牢笼,你面无表情,持一柄利刃,对着自己雪白的腕比划。

你日渐绝望,因为这座监牢,没有一处通风。

显然牢笼的制作者了解了太多,他们阻止外界的风进入这里。

终究是一只鸟儿。

歌声再动听的黄莺,也不能安然在牢笼中歌唱。

关押得太久的鸟儿,会忘记蓝天的模样。

如你。

不自由,毋宁死。这句话本不是你的信仰,可你亦不想成为他的负担。

你还是非常想活着见到他的。

白起。

不知道…有生之年…能否再相见。

铁栅栏之外的男人一言不发,就这样看着利刃划伤肌肤,殷红的血流下来,淌在水泥地上。

待你对腕上的疼痛逐渐麻木,黑衣男子缓缓开口:
“白警官的女友?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你歪头戏谑一笑,露出有兴趣的眼神,等待他的后文。

“我是黑天鹅先生。”



-03-

枪响。

尖锐的警报刺进耳膜。

血染了少年的白色警服,他单手支地,咬牙蹲下,左肋的伤口撕裂般的痛,眸中逐渐有怒气汇聚。

四周的风凭空化刃,高速地绕着少年飞旋,将他困在风眼。

“还在挣扎什么?”嘈杂中清晰的,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,“你已经输了。”

“什…么?”白起没有听清。

“evol-B组分队副队长失踪,队长你被困死,其余队员已经悉数阵亡…”

“我…还能…战。”

“我们,抓到了那个女孩。”

白起眼中有一瞬的错愕,然后他平息了目光,淡淡道:“放了她。”

“呵,白警官,现在的你,有什么资格说这话?”

“放了她,我随你走。”



-04-

醒来的时候正是夜晚,躺在柔软的青草地上,一睁眼,便装了满目的星子。只有腕上隐约的痛,提醒着你之前都经历了什么。

伤口已经包扎完毕,这是一处你前所未见的风景。

难道自己已经死了?

不可能,疼痛太过真实。

那么,是落入了幻境吗?

也不是,因为左手方向依稀能看到市中心的大楼。

你试着站起身,朝左手边那一片灯火走去。

一步步,踩在轻软草尖,像是从蜃景走向人间。



-05-

“她呢?放了吗?”

“如你所愿。”黑衣男子微笑,俯身凝视少年,“看得出你很担忧她。为什么?”
不说话。

“回答我的问题。”男人并不急躁,依旧不紧不慢地问着。

“无可奉告。”过度劳累使少年的声音有些嘶哑。

“回答我。否则,我们会再次将她抓捕起来进行研究。”男人倾身捏住对面人的下巴,逼迫式地开口。

“……”少年试图挣脱,但关节处的铁链锁紧了,致他几乎动弹不得。

“我不杀你。回答我,我会让你们见面。”男人语气温和。

“既然你不肯开口,那么我只好用我的方法,来了解这些了。”

冰凉的手触及额头,少年闭上眼沉沉睡去。

房屋角落中复杂的仪器仿佛拥有生命,渐次伸出的触角探入血肉,连接上少年的神经末端,在无边黑暗中读取少年记忆里仅有的温暖。

而另一间屋内的显示器前,自称黑天鹅先生的男人喃喃自语道:

“原来,她真的可以激发别人的evol啊……”



-06-

“对不起,小姐,主人想见您一面,请您配合。”

你被这些黑衣人堵在老城区废弃的电视塔顶,身后是百米高空,没有退路。

漠然地逼视对面的一排黑衣人,见他们都关注着你的动态,不慌不忙从袖中取出一把手枪,扯开保险栓,举起,抵住额侧。早已没有了恐惧,这一套动作做得如此自然,自然到让人心疼。

“若是有人上前一步,我就自尽。”



-07-

火焰从封闭房间的一角蹿出,几乎凝固的空气瞬息被热浪搅动至沸腾。

躺在实验台上的少年睁开眼。

不知是他感受到了风,还是风太过思念他。

总之,风唤醒他,给了他力量。

气流亲吻着锁链,烈焰舔舐着钢化窗……

终于,重获自由。



-08-

乌云卷积构造的幕墙,被呼啸的风撕裂之时,他看见的就是这一幕——心爱的女孩颤抖着举枪抵上太阳穴。不知道她做出这样决定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自己。

有没有想到,她走了,他怎么办?

你似有所感,回过头,眼中所见,则是他如神明,披着金色光线,随风而行。

不等对面的杀手反应,他掠至你身边,一手揽住你的腰带向自己后方,一手握紧了手枪。在黑衣人出手之前,张开了一道风的屏障。

你愣了愣:“白起……你的evol技能……不是只能战斗吗?”

他是什么时候掌握了这种保护式的技能?

他显然也愣了一下:“不知道。好像是刚刚看到你需要保护,就会了。”

一句话,那么自然,那么温暖。

……




-09-

待对面黑衣人退走后,你高度紧绷的神经倏然放松下来,任由自己靠在他怀中,头枕上他的肩,困倦潮水般袭来,你想闭上眼睛。

“别睡。”他说,“回家再睡,就快到了。”

“谁家?”……你发誓你只是脑子不清醒随口一问。

“你家。”白起毫不客气,“今天住你家,你一个人我不放心。”

“……”你憋了很久的一句话脱口而出:“你做晚饭。”

白起抱着你的手一抖,“好。”



-10-

某一日你看着综艺节目换台,忽地就听到“BS黑天鹅退出影视业”的报导。接受采访的人是白起他们队的副队长顾征。“我们evol特警B队重组后深入调查了这个黑暗的企业,揭露了其不法行为,逮捕了负责人黑天鹅先生(化名)。这位黑天鹅先生曾非法囚禁公民,且曾在英国被通缉……”

晚饭后你蹭着白起:“哎,当年你的evol,真的都是我激发的啊?”

“90%吧。”

“啊!那…那个什么黑天鹅,抓我就是为了这个?”

“……是。他试图利用你,激发他的evol。”

“那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?”

“……目前我们不知道他的动机,但他已经不再有机会了。”

你还想问,但他的下一句话轻轻地抹去了你所有的疑问——

“因为有我在,再没有人能伤害到你。”


-END-




(一个小番外)

“白先生,你伤害我。”你举着筷子控诉,“你说过谁都可能伤害我,但你是最没可能的那个。”

“……?”

“你这个米饭做的,真的好难吃。它伤害了我这个吃货的嘴,还有心灵!”

“……。”

“米饭,米饭。告诉我。”你用筷子戳着米饭,“你是白先生用风吹熟的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明天,我带你去李总家蹭饭。你顺便也学一下米饭怎么蒸的好吃。”

白先生微笑:“我觉得你是不太饿。要不我们先运动一下,运动完再吃?”说着作势来抱你。

“不了不了,”你摆摆手,诚恳道:“我发现这米饭其实挺好吃的,米饭硬一点筋道。”

“嗯。”

TAT……


(李夫人画外音:来呀,找我呀,我教你米饭怎么样蒸的好吃~。老李说,人贵有自知之明,不会做菜还是学一下蒸米饭比较好……”(笑)

【2018天津卷高考作文.器】by陆行辞。

练习稿。30分钟摸鱼,题目瞎拟。
(求大佬点评,也请口下留情,我高一,没在课堂上学过议论文。写着玩,这边存档。)不打tag。

文/陆行辞

《成器》

其实我们每个人,生来都像是一块金属。我承认,在这个社会中,金属之间也存在差别,如金比银贵重、铁比铝坚实。但是,一块金属,成为什么样的器,为社会创造出什么价值,则取决于它自己。


或许生而平庸无奇,但不同的选择,造就不同的生命轨迹。成为易拉罐的铝,不敢接受磨砺,却最终陷入被踩踏,被碾压的轮回,终日盛装着对健康无益甚至有害的汽水、啤酒,招摇于货架商品。而另一部分铝,认识到自身硬度低的不足,与他人联手成为合金,成为房屋、汽车的骨骼;接受打磨处理,拥有了锐利的锋刃,提升了自我价值,终成大器。


生来便算是金属中的贵族,不凡的血统成就了金的傲气。可并非所有的金的命运都相同——一部分金渴望体现自身的现实经济价值,选择被表层加工成为首饰,附于女人和纨绔,增加他们的“花瓶”价值;还有一部分金,则选择被打磨成为奖牌的原材料,为一些民族和他们所景仰的伟人们增添荣耀。这部分金,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。


作为自然界中几乎没有游离态的金属,铁的选择便比前二位少了许多。一块被提炼出来的纯铁不能选择偏安一隅度过漫长时间——否则它会渐渐布满斑驳锈迹,被世人遗忘,被空气氧化,被酸碱腐蚀,又回到废物般的化合态去。所以勇敢的铁,选择接受淬炼。铁百炼为钢,历尽考验,终成为钢的铁,已经不再软弱。强大的它们成为了现代大都市的支柱,在新人类的史册中添上浓重的一笔,被永久地铭记。

所以,还有什么理由,在飞速发展的社会中贪图安逸,在本该奋斗的年纪不去努力?自信地迈开步伐,才不会错过未来那个更好的自己。对器物而言,木受绳则直,金就砺则利。每个人都有追逐梦想的权利,对我们而言,最重要的不是梦想多遥远,而是拥有接受考验的勇气,和永不言弃的毅力。

魔道祖师群像歌《归尘间》。发新歌啦~链接看评论。
网易云音乐歌手陆行辞,专辑名“未挽尘间客”,单曲《归尘间》可能暂时搜不到。
顺便一个小小的请求:请朋友们赞一下我的评论,我想送wuli怀桑上一次热评(比心心

就是一辆小破车。cp向就不打单人tag啦。垃圾司机在此谢谢喜欢,承蒙不弃。欢迎私信找我扩列呀,一起嗑双车w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