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家陆公子

魔道早已脱fo!!!!!!慎关

【李斯x韩非】无题。实在不知道该写什么题目,乱七八糟预警。
历史向,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正史剧情线+耽美感情线+表面无情真渣攻x内心戏多深情受。
(我超喜欢看李斯虐韩非,司马懿虐诸葛亮这种…)
嗯…就是一个语言不通的刀片儿。
我是一个高冷的韩非,欢迎找我玩儿。
(深夜存档,走了。)

我的词作工作室(清弈词作工作室)出品的原创古风歌曲,历史向,【六朝旧事】《笔底多风雨》。策划是我双生,有两段词是我写的,分享给史圈同好。(六朝指东吴、东晋、南宋、南齐、南梁、南陈)大家的词都很好,希望有人喜欢这首歌吧。tag不太会打,鞠躬。链接这儿发一个,还有一个放评论。搜歌名可以直接搜到。

一首原创君臣向歌曲的预告。算是背景故事吧。没什么文笔,我作词,词暂时不能公开,就发下背景故事。略耽美x……(再发一首歌,存档完就卸载了,多有打扰抱歉)

奇迹暖暖新套装同人,前几天写出来的,刚好把lof下载回来存一下文。。《美人刀》记少女与狮套装

【曦澄同人歌】《不换春风月》(评论再发一遍原文和歌曲各自的地址)

“情难却,幸不换,春风月。”

词/策:陆行辞@言家陆公子 
翻填选曲:小旭音乐《寻仙道》
演唱/后期:四十八
美工:佩剑章武
海报题字:翰清先生@瑶九 

原著:墨香铜臭《魔道祖师》
原文:曦澄同人《负芳约》
原文作者:@别鹊惊枝𓅪 
原文地址:http://biequejingzhi.lofter.com/post/1e2dcd44_113444ef
海报画师:时间酒@时间酒 
感谢二位老师的授权!

网易云链接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1301159482/?userid=432966637


很久以前自娱自乐的作品,拖了这么久终于发歌了!魔道也发生了太多变故,这首作品算是和这个坑的告别吧。谢谢曦澄和曦澄圈小可爱们陪我走过了冰冷的初三。我们,江湖再见。——陆行辞

【懿亮】《他年河山》。文/陆行辞。先糖后刀,半正史,可能ooc,情感yy产物,祝食用愉快。这儿皮儿季汉丞相诸葛亮。

张槐序视角的老板生日贺文。溜了溜了。

【轩离.纯糖】努力是因为想要和你在一起

【魔道祖师.轩离.糖】
《努力是因为想要和你在一起》


校园日常+一家三口番外。


文/陆行辞



(上篇指路《就是喜欢你怎么辣!》轩离





江厌离照理说应该是个文科生。


但是却进了理科实验班。


实验班啊!重点班里的重点班。


那时,同学们私下也小小地议论过。很多人说,江厌离是为了她那个从小暗恋的男孩子,选择了理科。


“那个金子轩啊。”小姑娘们都会加一个“那个”来表达自己的……嫉妒。


甚至有人p了动图并不太友善地调侃他们:


“有男朋友了不起啊?!”
“sorry,有男朋友真的了不起。”
“还是学理的学霸男朋友。”
“改天考个实验班给你们看看……嘻嘻嘻”


也有些过分不友善的声音夹杂在赞美和艳羡之中,蜂拥而来,入了江厌离的耳。


“她学成那样,和金子轩?她配么?”
“就她?她爸找下关系进了实验班,也是垫底儿。”


这些流言蜚语,金子轩也有所耳闻。不过金大少爷何时在意过这些?他只担心会不会影响自己女朋友。


可江厌离偏又是个沉默的女孩子,有什么事都自己扛。同学们这种话固然影响心情,但她却不想告诉金子轩。


怕他学习分心。


她不想欠他的人情,她怕还不起。



* * * * * * * * * *


眼看分班考试不远了,江厌离看着自己虽说还可以但也绝对不算拔尖的理科成绩叹一口气。


要不,就重点班吧。


那句“江厌离配得上金子轩吗”就那样被她听进去,盘桓在她的心里。


江厌离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。



那天下午,金子轩又正眯缝着眼,趴在课桌上小憩。午后阳光肆无忌惮地泼洒在少年的身上,映着他金灿灿的校服外衣。


画面美得让人移不开目光。


门口大着胆子的女孩子叽叽喳喳议论着,偶尔有人拿出手机悄悄拍一张。


江厌离站在门口,就那么静静地看着,脑海里喧嚣忽而落定,只剩下寥寥数字——是一句诗—— 千帆过尽,带走的是岁月,而少年眼眸如初清澈,如旧温柔。


门口其他人见是“正主”到了,都纷纷走开。


深呼吸,理了理衣领,江厌离迈步进班。却在拐过来时被绊了一下,一个趔趄,江厌离手中书掉出来,她慌忙地伸出手想要稳住自己,却被一只有力的手握住了手腕。


男孩子刚刚睡醒的慵懒嗓音传过来:“笨蛋,你就不能看看路?”


江厌离下意识地辩解:“诶,是你的书包带子绊到我的。你为什么不收好书包,而是让它横躺在过道里!”


金子轩:“……”


刚被女朋友吵醒又被女朋友怼。


为什么我这么惨??


“咳……你就是这么对你刚刚睡醒并且还出手相救的男朋友的?”


江厌离闻声,捡完的书本险些又掉地上,转身惊诧道:“子轩,你醒啦?!”


“嗯。” 醒了,本来没清醒,现在被你吓清醒了。金子轩腹诽。


“子轩,我想和你说个事儿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我……我答应过陪你选理科,我会做到。但是,你知道的,我……理科不好。我想,报理科重点班……实验班,我觉得我考不上。”


金子轩蓦然抬眼看她: “你是和他们一样,都觉得你配不上我么?”


他这语气让江厌离一哆嗦,下意识否定道: “我……我没有……”


怎么没有。你分明觉得你们两个不可能。否定完,江厌离就开始苦笑。原来自己一直都认为,自己和金子轩,不可能永远在一起。


自己这是自卑吧。自卑到连收到金子轩这个理科生真情实感酝酿许久的表白,都觉得荒谬。


“不要在意别人说什么。”听见她这么急切的否定,金子轩语气缓和下来,“那些都不重要。重要的,是你,想不想和我在一起。”


江厌离愣怔地看着他,点了点头。


“那不就完了。”金大少爷紧绷的神经松下来,狡黠地一笑,“这两天整理总结一下你不清楚的知识点。下周一开始,放学后每天一小时,我给你补课。”


江厌离吃惊地张大嘴巴,不敢说话。半天才问了一句语句丝毫不通顺的话: “那……这……怎么办啊?学校都关门了。”


金子轩胳膊肘撑在桌上,嫌硌,正用江厌离放在桌上的一沓语文卷子垫胳膊肘,闻言转头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自家女朋友,万分欠揍地来了一句:
“我的傻老婆,当然是去你家喽。”


看着江厌离从头到脚一秒石化,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的金子轩:“……” 都怪她作无辜状撩到自己,一瞬间脑子就卡机了……


“咳。”金子轩试图挽救这半死不活的尴尬气氛,于是加了一句,“你必须给我考实验班去!”


说完觉得自己真是个二x啊二x。


可是门外偷听的女生们可不这么认为。


她们觉得这是金.霸道总裁.子轩的个人魅力所在。


……


江厌离终于从石化状态里脱离,温温柔柔一笑: “嗯……没什么事的话,我回座位了。”


“还有。”金.霸道总裁.事儿还多.子轩: “这周末记得炖好莲藕排骨迎接你未来的金老师。”


江厌离:“……好,我知道了。”


金子轩撑着脑袋看着女孩子摇曳的身姿回到自己的座位,方从他老人家金贵的胳膊肘下面抽出那沓语文卷子,找到自己的,看一眼分数——61,不行,咋才刚刚及格呢。


红笔一挥,改成81了。


然后——


“喏,你的卷子忘这儿了。”


哼,他金子轩出卖色相,就从来没叫人失望过。


* * * * * * * * * *


周末金子轩如约去江厌离家喝了莲藕排骨汤。


本来班里这次语文考试80分以下的同学都被语文老师集中起来,叫家长谈话。但金同学就逃过一劫,趁机去约了自己女朋友。


用一碗香喷喷的排骨换来真相的江厌离: “……”


金子轩,脸呢??!



* * * * * * * * * *


不过金子轩还是说到做到的,周一果然跟着江厌离回家了。


虞紫鸢这些天出差了,就江枫眠一个人在家。见到金子轩的江枫眠满脸高兴: “子轩来了呀!不好意思,叔叔没准备饭菜,那个,阿离,你去做下饭啊!”


金子轩: ……您这样很明显就是不会做饭好吧。


“江叔叔好,我是来给厌离辅导理科的。”


“好啊。”江枫眠完全支持,“你们两个好好学习啊,叔叔可听说了,你学的可好了!”


“嗯。”金子轩满脸写着乖巧。


江厌离看着他们俩在客厅一本正经地谈论这话题,总觉得过分和睦是怎么回事……


谈话声停止了,江枫眠走进厨房,看着忙着盛饭的女儿,端走了盛好的一碟凉糕: “爸爸就不打扰你们俩学习了,今天学校还有点事情,爸爸回去一趟。”


“嗯。” 江厌离乖巧回答。


请你放下我的凉糕……金子轩倚在客厅门口,眼睁睁看着江枫眠端走了那个碟子。


江枫眠站门口几口吃完了凉糕,拎起公文包出门了。金子轩慢悠悠地晃过来,往冰箱上一靠:


“贤妻良母啊。”


江厌离被他夸的不好意思,羞恼道: “金子轩,你出去!”


金子轩嘻嘻哈哈地端了另一碟糕出去了。然后江厌离也端着菜出来了。两个人就这么一言不发安安静静地吃完了晚饭,其安静程度参考姑苏蓝氏的食堂……哦不,没有魏无羡的课堂。


吃完饭,金子轩自告奋勇要洗碗。


江厌离莫名其妙地看着他,不可思议地问了一句: “大少爷,您会洗碗吗?”


金子轩默然片刻,视死如归道: “会的!”


江厌离不好驳他面子,点了点头。


金子轩抬步就往厨房走,还不忘回头叮嘱: “你去先看看今天想问的题。我一会儿给你针对性地讲啊。”


……


江厌离总觉得不踏实。半个小时后金子轩还在厨房扑腾,江厌离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,合上书本走过去。金子轩金大少爷正和满是泡沫的水池子大眼瞪小眼。


江厌离: “……扑哧。”


金子轩摊了摊手。


江厌离: “走开。天呐——你放了多少洗洁精?”


女孩子熟练地开始处理这堆要溢出来的泡沫。金子轩全程抱臂围观,还振振有词: “我不是,我没有。是洗洁精自己流出来的。”


信誓旦旦,真诚得堪比聂怀桑。



* * * * * * * * * *


终于折腾完了,两个人回到书房学习。金子轩不到半个小时就划拉完了今天的理科作业,然后看向正和一道物理题作斗争的江厌离: “你先写着,不会的画个圈,过会儿我给你讲。”然后毫不违和地顺嘴道,“语文作业借抄。”


江厌离睁大眼睛: “自己写啊!”


金子轩: “懒。”


江厌离: “这么懒,你怎么不懒得抄呢!”


金子轩: “哎,有道理!”说着作势要收起语文作业。


江厌离又是一脸无可奈何地把语文作业掏出来给他: “语文你也要学呢。”


金子轩嬉皮笑脸地收下了: “谢谢老婆,我就知道还是老婆对我好。哎哎哎别打我,下不为例下不为例!”


江厌离: “……看看这道题怎么做?”


金子轩凑过来: “哦,这个呀……就是平抛运动的升级版嘛……”


他忽地握住江厌离执笔的手,就着草稿纸写起来。整齐的公式在纸上铺开,江厌离只觉得脸上有点发烫,不敢看他的脸,却还是对上了他的目光。


金子轩一双闪烁的瞳孔藏着狡黠的光,他凑过来——


亲了江厌离一下。


江厌离愣愣地没敢动。


直到金子轩的声音响起: “咳,别看我了。看题。”

……



* * * * * * * * * *


两个月过去了,高一期末的分班考试也终于尘埃落定。


江厌离以全年级第35的成绩考进了高二理科实验班。虽说在这个班里也是略有靠后的成绩,但这是她这两个月以来努力的结果——提升了大约五十名。


江厌离捏着通知,手心里都是汗。她蹑手蹑脚地来到金子轩的座位,不出所料,又被书包带绊了。


少年睁开含笑的双眼看着她: “恭喜。”


江厌离报以微笑: “子轩,谢谢你。”


“谢我做什么。努力的是你自己。倒是我该谢谢你。”


“谢谢……我吗?”


“谢谢你愿意陪我度过这三年,谢谢你这辈子选择和我在一起。”


“我……”江厌离低着头不知该如何回答,最终却是看着眼前人笑了起来。


风尘平靖,不弃余生。



——

陆行辞。



番外: 讲题


金凌跟一道奥数题扑腾了半个时辰。


做不出来。


“娘——!娘——!娘呢——?”金小少爷开始了日常呼救。


“别叫了,你娘去超市了。阿凌这儿什么题不会?爸爸给你讲好不好?” 金子轩试探地问金凌。


金凌还没听过他爹讲题。因为从前日理万机的金总都是过来扫一眼题,然后漠然开口: “太简单了,找你娘给你讲。”


……


金子轩满脸认真地捏着笔在草稿纸上划拉。虽然刚下班回到家,还没来得及换下西装革履,却也依稀看得到当年那个学霸少年的感觉。


“做完了。”金子轩把笔一扔,召唤儿子过来看解题。


看到他爹写的题目解析的时候金凌懵逼并且崩溃——我是谁我在哪我上几年级我有个这爹我心里好苦……


满纸的xyz。金子轩金总,您用高中方程解一道奥数题??然后给您小学三年级的儿子自己看???


金子轩悠悠然作神仙状: “看不懂是吧。看不懂等你娘回来,把这个写了解题思路的草稿纸给她,让她用小学方法给你讲。”


这时恰好门响,江厌离回来了。金凌屁颠屁颠扑过去,妈啊娘啊乱叫一通: “看题!”


江厌离摸摸他脑袋: “你爸解的?”


“嗯!”金凌认真地补充了一句,“爸爸是不是没上过小学啊?他这都是什么方法?看起来像猜的答案呢!”


正在喝水的金总险些一口水喷出来,心说你爸爸我上学的时间比你岁数还长。


却还是在里屋深沉道: “金凌,爸爸没上过小学,才需要妈妈陪着睡觉。而你,已经小学三年级了,是时候锻炼胆量了。你今晚睡客房。”


_end_





文末:

讲题这段灵感来源我的父母。我妈学理的,但教小学数学,而我爸则是一典型理科男。记得小升初的时候我爸给我讲题,全用的方程……啥都用方程。那时候哪儿学过二次方程啊!!我妈就负责把他的思路和答案降次成小学版……总之很有趣啦!
魔道最近可能瓜有点多,但轩离我会一直喜欢的!!糖的话,有空也会产哒w。
谢谢你们的喜欢~


陆行辞
2018.07.31


lof@言家陆公子
微博@李泽言夫人行辞


禁止无授权转载w,比心。

嗯……新歌,还是发一下吧。

回来看看。不舍于厌烦交织,思虑良久,觉得还是说出来好些。


-喜欢的许多太太都离开了。lof只是承载过去两年的美好,我的未来,可能真的与这里无关。


-喜欢一位太太,无关cp、tag,只是单纯从文字起了兴趣,从心灵无遮拦地面对开始,爱上一个人。我的所有关注列表都是如此。


-一直认为自己从bg到bl,没有任何所谓雷点,海纳百川。谁有,自行躲避,与我何干。


-欣赏别人的才华,接受别人的温暖,这是我来到lof的初心。


-一条网线,就像是一座桥,桥上灵魂熙熙攘攘,我被这时代的洪流冲刷,自桥上落下,茫然仰望,不知该去何方。


-看着自己曾经喜欢过的作品被黑,看着自己喜欢过的太太如我一般纠结后放手离开,看着众多社会的黑暗面一点点显现,魑魅于黑夜露出笑靥,我无力阻止,无力改变。


-那就走吧。给心放个假,回归到现实中去。


-算是第一次试图告别。愿你们安好。


-取关随意。伤心归伤心,聚散倒是见的惯了。


-这个世界上,李泽言,诸葛亮,席郗辰,你们,我喜欢的人。